所在位置:首页 > 清廉基因 > 红色经典
南充烈士赵全英:刘胡兰式女英雄
来源:南充晚报  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8-12-27 09:06:28

 

  黎杰(嘉陵)

 

  嘉陵区金宝镇石马垭村赵家沟与川东北所有农村一样,普通,内秀。西河从赵家沟村外潺潺流过,清澈江水若村民一样纯朴。85年前,以金宝镇(当时的金宝乡)为中心的一场影响深远、轰轰烈烈的南充西区革命运动把金宝定格在中国革命史的扉页上,光耀史册。

 

  仲冬时节,我来到赵全英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,被她的英雄壮举深深地震撼着。

 

  参加革命组织姊妹会

 

  1915年,赵全英出生在金宝乡石马垭村赵家沟,从小聪明伶俐、性格倔强,看到同龄男生相继背上书包上学堂,她也缠着父母要去上学,无奈家境贫寒,再加父亲重男轻女。但是,她并没放弃,终于说服父母,送她进了赵家祠堂念书。书本上的知识不仅让赵全英增长了见识,通晓了外面的世界,也让她幼小的心灵萌生出一颗进步的种子。

 

  藏珠山下七宝寺高小,是南充西区革命的发源地。1932年春,中共南充中心县委决定在七宝寺高小设立女子班,发现和培养党的妇女干部。赵全英早就盼望去该校读书,回家与父母软磨硬缠,终于如愿以偿。以教师身份为掩护的学校训育主任罗天照,是中共南充市七宝寺书记,他与教师何朴村发现赵全英的思想进步,就决定介绍并发展她为中共党员,负责西区的青年妇女工作。

 

  赵全英入党后,经常组织青年妇女晚上摸黑去路边张贴革命标语,还与村里的青年妇女组织了姊妹会,很好地配合了西区的革命宣传活动。用她的话说:“我们女的,也应有所为。”

 

  抗粮抗税痛打“二领班”

 

  “二领班”就是代国民党政府和军阀征粮收税的本地有钱有势的人。名为征粮,却只收钱,只要农民丰收,就逼你低价卖粮交钱,“二领班”当时大量收购囤积,到荒月时再把粮高价卖给农民,从中赚取高额利润。农民交不起,可先欠着,他们代交,农民还钱时,就利滚利、跟斗利,弄得农民倾家荡产。还不上的,还把人抓到乡公所任意吊打,逼家人交钱才肯放人。

 

  “二领班”在金宝的行为引起了公愤。1932年,赵全英就和何朴村商议,让在场上卖肉的地下党员赵绍国设局,每场都给“二领班”周子华赊欠买肉钱,周子华不知是计,见可赊欠肉钱,就场场赊欠。年底,周子华带团丁收粮款时,赵全英带领姊妹会的人将周子华团团围住,要对方也以利滚利的代价支付赵绍国的赊欠款。周子华气急败坏,大声叫嚣:“你一个屠夫,也要利滚利,这不是黑起良心吃人么?”赵全英平静地说:“只允许你利滚利,我们怎么就不行?我们这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”。随后,一群妇女冲上去就把周子华一顿暴打,狠狠地为农民出了一口恶气。

 

  智烧哨棚抢刀夺梭镖

 

  1933年春,中共南充中心县委根据省委在西区建立农民武装,开展游击战,配合红四方面军粉碎四川军阀对通南巴川陕革命根据地围攻的指示,成立西区游击队。赵全英说服了母亲,让中心县委的领导常住在她家里,指挥斗争。

 

  这一时期,赵全英白天照常上课,放学后立即回家写标语;晚上在夜色掩护下,她带领妇女们在山垭口或大路旁贴出“打倒军阀”“打倒贪官污吏和土豪劣绅”等标语;逢场天,她又和姐妹们装扮成赶场的样子,趁人多拥挤时散发宣传革命传单。

 

  赵全英带领姊妹会的妇女把西区革命宣传搞得红红火火,引起反动当局严重不安。命令金宝、龙泉、中和等乡团在各垭口和大路旁搭上哨棚,晚上派出3至7人轮流看守,盘问夜间过往行人,严防在路边张贴标语或身上暗藏传单。哨棚的设立,对姊妹会的宣传活动带来极大困难,地下党组织决定烧毁哨棚。

 

  当天晚上,她带领十多名妇女从小道绕到中和乡与金宝乡交界一带。她拿出锅烟墨让穿黑衣服的妇女们抹在脸上,又拿出白粉笔灰让穿白衣服的妇女抹在脸上,小声命令:“大家把头发打散,把白纸、白布吊在竹竿上。”不一会儿,守哨棚的敌人听见外面突然响起怪叫声、哭笑声,便走出哨棚。只见暗淡的月光下,一伙披头散发女鬼向哨棚走来,吓得魂飞魄散、逃之夭夭。

 

  赵全英带领妇女们将敌人丢弃在哨棚的春秋刀和梭镖全部抱走,然后一把火点燃哨棚,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。如法炮制,她们轻而易举地烧掉了另外几个哨棚。

 

  拒绝利诱英勇赴刑场

 

  敌人对赵全英组织的姊妹会恨之入骨。四川军阀杨森派第六混成旅的张玉辉营对金宝乡进行清乡,搜捕共产党。为挫败反动当局锐气,支援和迎接红军,西区地下党组织领导人在石马垭开会研究端掉西充大悲寺公安分局,夺取枪支武装游击队。

 

  大悲寺是一座古庙,位于南充与西充交界的垭口上,庙前是一条贯穿两县的大道。考虑到赵全英等人是妇女,此次行动,她们隐蔽在大路两旁放哨,如果有动静,立即报告,以免让敌人抄游击队后路。直到龙泉传来夺枪成功、活捉恶霸何坤举的消息,赵全英她们才放心撤回。

 

  1933年6月,杨森对西区实行大清剿。石马垭民团首领赵吉安告密,并于半夜带敌军将石马垭包围,赵全英被捕。随同被捕的有赵学周、赵海周等50多人。赵全英被敌人吊在树上,轮番拷打,逼问地下党员名单。赵全英大义凛然,宁死不屈。敌人又当着赵全英的面,捆绑抽打威胁她的母亲。赵全英仍然不开口,反过来劝母亲坚强。敌人一无所获,将她关押进南充大南门监狱。

 

  被称为“易屠夫”的南充县伪县长易维精亲自审问赵全英,妄图从她口中得到共产党及游击队的情况。任匪徒们把她打得皮开肉绽,仍未得到半点情况。易维精恼羞成怒,叫匪徒们用酷刑,打得她皮开肉绽,并往她的鼻孔灌辣子水,赵全英昏死数次。敌人一无所获、黔驴技穷,只好判处她死刑。

 

  1933年6月17日,赵全英和9名战友一起,被敌人押往西桥河刑场。她们一出监狱就高呼“中国共产党万岁”“苏维埃政府万岁”等口号。处决前,国民党军队一张姓营长,见十几岁的赵全英年轻漂亮,想娶她为“小”,以荣华富贵诱其叛党,遭赵全英一顿痛骂,毫不动摇。当敌人在刑场上将枪口对着赵全英时,她怒视着易维精高喊:“20年后,姑娘又是一青年。”赵全英和9名战友的鲜血洒在西桥河畔,牺牲时年仅18岁。

 

  如今每年清明,都有村民自发去赵家沟,祭奠这位刘胡兰式的女英雄。

验证码: 匿名发表
友情链接: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 | 廉洁四川
南充市高坪区监察局 | 阆中廉政网 | 南部清风网 | 西充清风 | 廉洁仪陇 | 营山纪检监察网 | 南充新闻网
ICP备案号:蜀ICP备13011665号